对庄

翡翠源头批发市场

立即打开

对庄翡翠缅甸原石之旅精彩记录:神奇的拿货经历

对庄翡翠缅甸原石之旅精彩记录:神奇的拿货经历的首图


对庄翡翠联合创始人梁哲瑞缅甸游记

精彩图文记录

为你呈现最真实的缅甸


神奇的拿货经历



昨天看的主要是原料,趁着下午才去内比都,早上再去瓦城集市看看蛋面。缅甸工艺比较差,就蛋面做得比较好。


早晨醒来一看外面懵逼了,以为自己在北京。不过这不是霾,只是晨雾而已。等我们洗漱完收拾好出门吃早餐,阳光就已经很明亮了。



在这家老缅的摊子里随便看了看,老板立刻很热情地递过来一块石头。



虽然人很热情,但是东西有问题。我探头看了看,他摊子上的东西也不行,手镯很可能洗过,黄翡的颜色也很可疑,我们看一眼就离开了。



临近公盘,越来越多人抵达缅甸。很多翡翠商都会提前一点到,然后趁着公盘还没开始,去瓦城市场看看能不能淘到好货。所以今天市场更热闹了。



玉器街除了玉石商贩还有很多卖衣服、卖早餐、乞讨的人,鱼龙混杂。



虽然我不吃槟榔,但是槟榔摊的妹子一直看着我,我就跟她合了张影。脸上敷着缅甸特有的老缅粉,据说是可以美容。



为了市场相对安全,专门有一片收费进场看货区,门票要1000缅币一人。这个红衣服的是收费大叔,合影一张后他给我优惠了门票。



市场分为毛料区、蛋面区、手镯区等几个区,因为主要是看蛋面,所以我们直接去了蛋面区。



这里面的交易很有意思,坐在桌子后面的不是卖家,而是买家。你一坐下,自然有陆陆续续的卖家拿着货来给你看。



屁股还没坐热,就来了一个老缅,拿出3块只切了型的戒面料,颜色绿中微微发蓝,有棉,偏薄。开价150万缅币,合8千人民币。因为货不对庄,我没有还价。


做翡翠生意,不对庄的时候不要还价,如果你还了价又不买,最后就没人再愿意跟你做生意了。



陆续有卖家过来给我看货,但是都没有对庄的。



下图这个穿黑衣服的是我们的缅甸朋友阿伟,阿伟本身也是一个翡翠中介。阿伟是第三代缅甸华侨,祖籍云南,讲的普通话还是带着不少云南口音。



阿伟说,在前面坐着收货,送来的一般都是层次较差的普通货。于是带着我们到后面的高货区,一进高货区,感觉立马就不一样了。这里是一个个小隔间的房间,每个房间内都有座椅和茶座,和前面市场的杂乱无章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

穿黑色皮衣的是专门做色料和蛋面的一个大老板,中文讲得很好,为人也很实诚,名字叫乃一,很多中国客商过来找色料,都会先去找乃一,他会帮你做些过滤和价格,提前选一些好东西,买不买都很热情,桌子前摆的烟是中华,估计就是专门给中国客人抽的。



他推荐了我两个戒面。圆蛋尺寸10x10,冰种黄阳绿,阳光下效果像灯泡。椭圆的长轴20,颜色正阳绿,色很浓,水头比圆的弱一点。可惜的是圆蛋侧面有一小块杂石纹。



货主不是乃一,是路边带货来的人。他开价6000万缅币,厉害了我的老缅。这么高的价格,当然要还价。我仔细看后觉得圆蛋色不够浓、侧边有镶嵌无法掩盖的小瑕疵;椭圆蛋水头略短。综合判断之后,给出了600万的报价。



由于两边价格实在差太远,最后我们加到1000万两只,依然没有谈拢,只得作罢。


都是年轻人在等生意,有的在为戒面手动修修型,有的在玩游戏,有的在打桌球。360行,行行有学霸学渣。



这个在路边坐着的孤独的大叔,面前摆了一盘绿油油的蛋面。我们选了一些货对着阳光反射、灯光透射,上手看效果。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选好两手,向大叔询价格,大叔一口广东口音“唔好意思唔卖”……原来是买货的大叔买累了在休息,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我们把玩他的货……



这个缅甸大叔,看眼神就知道是狠角色。一不做二不休,我一屁股坐下,开始看货。



但是前后看了他七八批货,都觉得不够好。这时,他神秘兮兮地从胸口袋子取出一粒给我,那表情,我都有点紧张了。



拿到手瞄了一眼,这特么不是绿玉髓吗!大学四年、国检两年,再加上卖翡翠的这几年,这东西我还见得少?我一下就站起来,盯着他的眼睛说:你这货不对。



大叔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他淡定地笑了笑说:“跟你开玩笑的。”我想想人在异乡,还是低调点好,就顺着他给的台阶下了。和他说我选这么久这么细不是不想买,而是要对我的客户负责。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,最后还跟大叔合了个影,只是他的笑容让我觉得有点怪怪的……



缅甸的蛋面基本都是纯手工切割,对手艺要求很高,很多师傅都是年轻的小伙子。



基本纯手工的切割,师傅年纪都不大。想想同样的年龄,国内的孩子们都在吃喝玩乐,缅甸的孩子已经开始学习技术、自谋生计了,真有点佩服。



这是磨料子的作坊,全靠手工,工艺很不稳定。所以缅甸虽然是产地,但绝大多数成品都得从广东的工厂流出。



这个卖鲜花的老奶奶,气定神闲地坐在闹市中。谁家卖了东西开了张,一般都会来买束鲜花送佛。缅甸有将近90%的人信仰佛教,虽然生存的环境不如意,但内心也保持着平静美好。



拥挤的市场,这种头顶盘子的运送方式才是最科学的,当然了,翡翠可不能这么运。



因为中午要赶去内比都备战公盘,所以上午就离开了瓦城玉器街。时间仓促有点可惜,但是也见识到不少有意思的事。


出城路上,遇到盛装游行的队伍,敲锣打鼓的,好不热闹。



大象都是精心打扮过的,看起来很隆重。



还以为是什么大户人家举行婚礼,结果主人公骑着马出现了,竟然是一个小男孩。我们的司机鲁师傅说这不是婚礼,而是缅甸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:出家。



从瓦城到内比都开车大概要3个小时,中途也没有收费站、服务区什么的,就在路边休息。真正的原生态出行啊。



从瓦城去内比都的路上,回想了一下这两天在瓦城的所见所闻。想到明天的公盘,心中浮现了不少疑问和思考。


第一,随着行情涨跌,缅甸国际公盘从一年三次降到两次,再到最近几年每年一次。今年又恢复到一年两次,业内普遍认为明年甚至会恢复一年三次。这样的变化是否是行情回暖的预兆呢?


第二,新政上台后对矿业做了很大改革,包括缅甸最大的玉器市场:瓦城玉器街的搬迁计划。加之近年不断的对外招商,缅甸希望从粗放的原料供应方升级为精加工方的决心很大。短时间内可能影响不大,长期来看或许会对国内的供应链产生巨大影响。


第三,物流业务日趋全球化、翡翠矿主和翡翠交易商越发年轻化、翡翠产业从源头开始的新一轮巨变,会让本已逐年上升的互联网翡翠产业有更大的突破。未来二十年的翡翠行业势力版图,会在这几年展现雏形。


未来形势的变化,既是挑战也是机遇。对庄计划推出缅文版,将缅甸的货商直接组织到对庄平台上,发布更具性价比的翡翠货源。并在瓦城开设驻点,提供最源头的翡翠。


打开对庄,查看400000件一手翡翠货源

站长统计